庞德公
庞德公,字尚长(《四库全书·卮林》据《宋书》),是中国东汉末年的名士,荆州襄阳(今湖北省襄樊市)人。荆州刺史刘表数次请他进府,皆不就。刘表问他不肯官禄,后世何以留子孙,他回答说:世人留给子孙的是贪图享乐、好逸恶劳的坏习惯,我留给子孙的是耕读传家、过安居乐业的生活,所留不同罢了。庞德公与当时隐居襄阳的徐庶、司马徽、诸葛亮过从甚密,称诸葛亮为"卧龙",司马徽为"水镜",庞统为"凤雏",被誉为知人。诸葛亮以师礼待庞德公,每次造访,均拜于床下。后庞德公隐居于鹿门山,采药以终。现鹿门山有其遗迹和塑像。 庞德公与当时隐居襄阳的徐庶、司马徽、诸葛亮过从甚密,称诸葛亮为"卧龙",司马徽为"水镜",庞统为"凤雏",被誉为知人。

个人简介

庞德公,在襄阳一带民间传说中字子鱼,在《四库全书·巵林》中据《宋书》称其字尚长(注:梁沈约《宋书》卷68《武二王传论》称:“襄阳庞公谓刘表曰:‘若使周公与管、蔡处茅屋之下,食藜藿之羹,岂有若斯之难’。夫天伦由子,共气分形,宠爱之分虽同,富贵之情则异也。追味尚长之言,以为太息!”这里所谓尚长之言”,即庞德公答刘表语。若“德公”是庞氏之名,则“尚长”似为庞氏之字了。)。在《三国演义》则说其字山民,但其有子庞山民,故疑演义中为谬误。另一说庞德公应当是字为德公,名不详,与崔州平等类似。汉末襄阳(今湖北襄阳)人,东汉名士,大约生活在汉灵帝建宁至三国蜀汉昭烈帝章武年间,生卒年待考。荆州刺史刘表数次请他进府,皆不就。刘表问他不肯官禄,后世何以留子孙,他回答说:世人留给子孙的是贪图享乐、好逸恶劳的坏习惯,我留给子孙的是耕读传家、过安居乐业的生活,所留不同罢了。庞德公与当时隐居襄阳的徐庶、司马徽、诸葛亮过从甚密,称诸葛亮为"卧龙",司马徽为"水镜"庞统"凤雏",“皆庞德公语也”被誉为知人。庞德公的儿子庞山民,娶诸葛亮二姐为妻。。“孔明每至其家,独拜床下,德公初不令止。”诸葛亮以师礼对待德公,每次来访,独拜于床下。清人阮函在《答鹿门与隆中孰优说》中说:“庞公却辟刘表,知其不足与为;而智辩昭烈,隐然出武侯以自代。在国可扶炎鼎之衰,而在已无改岩林之乐。”阮函认为庞德公对诸葛亮的成才起了关键的作用。现代学者谭良啸则认为庞德公实际上就是诸葛亮的老师。庞德公对于自己的侄子庞统的培养也是非常重视的。《襄阳记》中说:统少未有识者,惟德公重之,年十八,使往见德操。德操与语,既而叹曰:“德公诚知人,此实盛德也。”从这个记载可以看出,庞德公对庞统的成材、成名都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今襄阳城东门外庞公乡是庞德公的出生地。后隐居于鹿门山,采药以终。鹿门山上的“三高祠”即是为纪念庞德公和唐代诗人孟浩然皮日休而于明代所建。

 

据历史记载,庞公者,南郡襄阳人也。居岘山之南,未尝入城府。夫妻相敬如宾。荆州刺史刘表数延请,不能屈,乃就候之。谓曰:“夫保全一身,孰若保全天下乎?”庞公笑曰:“鸿鹄巢于高林之上,暮而得所栖;鼋鼍穴于深渊之下,夕而得所宿。夫趣舍行止,亦人之巢穴也。且各得其栖宿而已,天下非所保也。”因释耕于垄上,而妻子耘于前。表指而问曰:“先生苦居畎亩而不肯官禄,后世何以遗子孙乎?”庞公曰:“世人皆遗之以危,今独遗之以安。虽所遗不同,未为无所遗也。”表叹息而去。后遂携其妻子登鹿门山,因采药不反。

 

人物生平

德操尝造德公,值其渡沔,上祀先人墓,德操径入其室,呼德公妻子,使速作黍,“徐元直向云有客当来就我与庞公谭。”其妻子皆罗列拜於堂下,奔走供设。须臾,德公还,直入相就,不知何者是客也。——《襄阳记》

后人评价编辑

庞德公的突出之点有两个:

 

一是坚决不做官。他早先居襄阳岘山之南,以耕读为业。刘表为荆州牧(治所襄阳),闻知德公德高望重,数次请他进城府做官,皆辞不屈就。

 

二是有一套不做官的理论。由于坚请不赴,刘表只好亲自登门拜访。有一天,庞德公正在耕作,两人就在地里交谈了起来。刘表说,一个人不做官,只是保全自身,而不是保全天下呀!庞德公回答说,有一种叫鸿鹄的鸟,筑巢于高林之上,使其暮而得所栖;有一种叫鼋龟的动物穴于深渊之下,使其夕而所得宿。人们的趋舍行止也是人的巢穴也,且各得其栖宿而已。他用此生动、形象的比喻,说明了物各有所求,人各有其志的缘由。刘表接着又问他,先生您辛苦地耕种在田间而不肯做官食俸禄,那么,在您百年之后用什么留给子孙呢?德公又回答说,当官的人都把危险留给子孙,我却把勤耕读,安居乐业留给他们。只是所留下的东西不同罢了,不能说我没有留下什么东西。刘表见劝说不动他,只好叹息而去。

 

相关诗词

《夜归鹿门歌》

 

唐朝孟浩然

 

山寺鸣钟昼已昏,渔梁渡头争渡喧。

 

人随沙岸向江村,余亦乘舟归鹿门。

 

鹿门月照开烟树,忽到庞公栖隐处。

 

岩扉松径长寂寥,唯有幽人独来去。

 

庞德公宅诗

 

宋朝李廌

 

荆山云苍苍,汉水波弥弥。

 

山川意高澹,宜有隐君子。

 

德公卧鹿门,老不践州里。

 

洁身远忧患,岂复存愠喜。

 

藐然姑射人,胡为市门倚。

 

诸郎有凤雏,辄与卧龙起。

 

高士咏·庞德公

 

唐朝吴筠

 

庞公栖鹿门,绝迹远城市。

 

超然风尘外,自得丘壑美。

 

无名

 

元朝潘音

 

高士遗迹尚可寻,襄阳城外闷幽林。

 

久知轩冕浮荣薄,已卜耕锄乐趣深。

 

麟阁不图丘壑相,鹿门应遂白云心。

 

千秋事与人俱往,满目秋楸带夕阴。

 

寄弄月溪吴山人

 

唐朝李白

 

尝闻庞德公,家住洞湖水。

 

终身栖鹿门,不入襄阳市。

 

夫君弄明月,灭景清淮里。

 

高踪邈难追,可与古人比。

 

清扬杳莫睹,白云空望美。

 

待我辞人间,携手访松子。

 

送千乘千能两侄还乡

 

宋朝苏轼

 

治生不求富,读书不求官。

 

譬如饮不醉,陶然有余欢。

 

君看庞德公,白首终泥蟠。

 

岂无子孙念,顾独遗以安。

 

鹿门上冢回,床下拜龙鸾。

 

躬耕竟不起,耆旧节独完。

 

念汝少多难,冰雪落绮纨。

 

五子如一人,奉养真色难。

 

烹鸡独馈母,自飨苜蓿盘。

 

口腹恐累人,宁我食无肝。

 

西来四千里,敝袍不言寒。

 

秀眉似我兄,亦复心闲宽。

 

忽然舍我去,岁晚留余酸。

 

我岂轩冕人,青云意先阑。

 

汝归莳松菊,环以青琅玕。

 

桤阴三年成,可以挂我冠。

 

清江入城郭,小圃生微澜。

 

相従结茅舍,曝背谈金銮。

 

答任师中家汉公

 

(一题:奉和师中丈汉公兄见寄诗一首)

 

宋朝苏轼

 

先君昔未仕,杜门皇佑初。

 

道德无贫贱,风采照乡闾。

 

何尝疏小人,小人自阔疏。

 

出门无所诣,老史在郊墟。

 

门前万竿竹,堂上四库书。

 

高树红消梨,小池白芙蕖。

 

常呼赤脚婢,雨中撷园蔬。

 

矫矫任夫子,罢官还旧庐。

 

是时里中儿,始识长者车。

 

烹鸡酌白酒,相对欢有余。

 

有如庞德公,往还葛与徐。

 

妻子走堂下,主人竟谁欤。

 

我时年尚幼,作赋慕相如。

 

侍立看君谈,精悍实起予。

 

岁月曾几何,耆老逝不居。

 

史侯最先没,孤坟拱桑樗。

 

我亦涉万里,清血满襟祛。

 

漂流二十年,始悟万缘虚。

 

独喜任夫子,老佩刺史鱼。

 

威行乌白蛮,解辫请冠裾。

 

方当入奏事,清庙陈璠玙。

 

胡为厌轩冕,归意不少纾。

 

上蔡有良田,黄沙走清渠。

 

罢亚百顷稻,雍容十年储。

 

闲随李丞相,搏射鹿与猪。

 

苍鹰十斤重,猛犬如黄驴。

 

岂比陶渊明,穷苦自把锄。

 

我今四十二,衰发不满梳。

 

彭城古名郡,乏人偶见除。

 

头颅已可知,几何不樵渔。

 

会当相从去,芒鞋老菑畲。

 

念子瘴江边,怀抱向谁摅。

 

赖我同年友,相欢出同舆。

 

冰盘荐文鲔,(鲔,鮥也。戎、泸常有。)玉斝倾浮蛆。

 

醉中忽思我,清诗缀琼琚。

 

知我少诙谐,教我时卷舒。

 

世事日反覆,翩如风中旟。

 

雀罗吊廷尉,秋扇悲婕妤。

 

升沉一何速,喜怒纷众狙。

 

作诗谢二子,我师宁与蘧。